鹿永健────家庭文化:共度电影周末




周五晚上一起看电影是我家的生活习惯,这与家庭成员的精神成长史有关。至于影片怎么选择、如何欣赏,这在我们家是有小小讲究的。

正如十六岁、满嘴物理名词的儿子时常调侃的,我和太太都是学文的,而且是文艺青年;太太更是差点就报考电影学院学表演,所以她说起电影完全是半个行家。而我长期从事教育和评论工作,不是自夸,看起电影来能够立即完全投入其中,又能随时置身其外。

先说选电影这一关。起初选片权牢牢掌握在我手中。十年前,看什么电影几乎完全取决于我所精心整理的那几包光碟。我的观点有点像家庭电影课,先是精典电影,然后是艺术探索类电影,最后才是纯休闲的电影。太太提出抗议,说有时要看一些只是赏心悦目的电影,所以她自己另建了一个光碟包。当然,看光碟的时代过去了,老爸操纵影碟机的时代也过去了。

随着儿子进入初中和青春期,看什么电影的选择权是他表达意见和观点的重要方式之一。初三之后,儿子基本包揽了电影选择业务,我们戏称他为“电影放映队队长”。他也形成了自己的电影选择标准,就是看电影获奖程度和网络评价。

作为退休的电影队长,我的影响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提醒他好莱坞的评奖标准是有严重倾向性的,比如主要反映美国自由派的观点,强调人的自由和权利多于人的责任,标榜当代科技,贬低美国立国之初的犹太教—基督教价值观。二是推荐一些中国市场并不叫座、但的确是电影中的精品的电影,比如国产片《一九四二》,我家反复看过多次。比如今年的美国电影《坚不可摧》。

我们全家今年7月份看完美国电影《模仿游戏》之后,被人称计算机科学之父、二战中破译德军密码功勋卓著的艾伦·图灵传奇人生深深吸引了,电影的情节编排、人物表演、场景音乐堪称完美,真是妙极了。但是过一会儿,我突然发现,噢,这部电影也有一个明确意图,那就是为作为同性恋者的艾伦·图灵去负面化。我们全家一起把这个电影简单“复盘”了一下,清楚地明白地看到了导演的这一意图,全家一致同意了我的观点:电影就是电影。

电影就是电影。电影是导演的艺术,电影是导演主观意图的艺术表达,所以看电影就像花钱请一位导演与你对话,你要从中得到乐趣,但是也不能完全不动脑子,以至于中了他们的招儿。

陶行知说,生活即教育。反过来说,好的教育必须回归生活,家庭教育同样如此。要想有好的家庭教育,必须首先在心中建立起稳固的道德原则并时常回味;其次,基于真实美好的夫妻和亲子关系,在爱的氛围中正面教育和严厉管教都是好接受的;还要在真实的生活中加以实施,最好是像把盐化在水中那样自自然然。前两者是必须,加上最后一条就可以说有点家庭教育艺术的味道了。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鹿永健────家庭文化:共度电影周末